首页 >> 壹定发edf网站

壹定发edf网站:给身边人一个拥抱、补上被拖延的婚礼…解封后志愿者们*想做这些事

  壹定发edf网站:给身边人一个拥抱、补上被拖延的婚礼…解封后志愿者们*想做这些事东方网记者程琦5月17日报道:从5月16日开始,上海将分阶段推进复商复市。5月17日,上海市16个区都已实现社会面清零。这也意味着,和疫情奋战了一个多月的上海,正在迎来解封的曙光。

  在这一个多月的抗疫时光里,志愿者们主动站了出来,他们组织核酸检测、发放抗原检测试剂、配药、送菜、拿快递……为守护居民的健康与安全,坚守在战疫一线。而对于即将到来的解封的日子,他们也充满了期待。

  每天和女儿视频通话前后,是邵铮心情落差*大的时候。视频前是期待,视频后是失落。

  算下来,邵铮已经有接近两个月没见过女儿了,疫情开始时,邵铮把妻子和不到两岁的女儿送到了孩子的外婆家,分别的时候,孩子说话还一个个词往外蹦,而现在,屏幕的另一端,女儿已经可以说完整的句子了。在女儿远离他的这些天里,邵铮另一个身份是志愿者。他所居住的小区位于几个互联网公司之间,小区里有很多像他一样在互联网公司就职的年轻人。邵铮在唯品会工作,配发物资的志愿者来自腾讯,和他一起扛物资的年轻人任职于字节跳动,他们一起,改造了小区的物资配发网络,还制作了互联网式的表格,来安排物资发放与核酸检测。他时常收到公司寄来的生活物资,这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邵铮的时间变得简单而分明,除了居家办公,就是做志愿者。只是在公司一次视频培训上,邵铮说起自己很想去跑步——那时候,他才想起来,他有多久没有沿着江边肆意跑上一场了,一股酸涩的情绪忍不住翻涌上来。培训结束后,广州的同事专门为他买了瑜伽垫。

  解封那天,他*大的心愿是去拥抱一下身边的人,不仅女儿,还有这些天和他并肩作战的这些志愿者。邵铮熟悉每个人的声音,但却和他们几乎没见过面。他在脑海里想象过很多次,疫情结束以后,他们一定要脱下防护服,去认真看看彼此,用力拥抱。

  这是她准备送给一位小姐妹的礼物,过年前从龙华寺求来,原本准备过年回来就送出去。然后,因为工作忙和接连的疫情,她和朋友已经半年没有见过面了。

  蔡蔡现在回想,四个月前的事情好像已经很久远了。她们*后一次见面,在路边喝了咖啡,拍了照片。冬天里漂亮的大衣就像她们的笑脸一样。那时候巨鹿路人群熙攘,路边的梧桐树,偶尔还会飘落*后几片黄叶。

  她把疫情前这样的生活称为“美好”。在时尚之都上海,蔡蔡和许多朋友一样,对精致格外钟情。但她现在似乎离这个词语越来越远,从前化妆于她是必修课,现在,无论是居家办公,还是穿上防护服下楼去做志愿者,因为不需要面对他人,蔡蔡*多扎一个丸子头。

  即使在疫情期间,蔡蔡偶尔仍会登陆各种购物网站看看时下*流行的衣服,那些好看的春装早在年初就买好了,如今,蔡蔡正等着她从唯品会选来的挂烫机,这件快递仿佛寄托着她一个强烈的愿望:快递到的时候,疫情就一定会过去,把积压在橱柜里的衣服熨烫整齐,她又可以在一个阳光和煦的午后,约上朋友,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发呆,看梧桐树在阳光下摇曳的枝叶,翠绿翠绿的颜色,就像是这个城市的新生。

  4月16日,原本是tutti和米周的婚礼。那天,他们结束了一天的志愿者工作后,走上无人的天台,米周换了一身西装,tutti穿上一袭红裙,他们手牵着手,面对着陆家嘴的落日与晚霞,定格下这张特殊的婚礼照片。

  tutti和米周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但也正因为这样,上海对他们的意义才更重要。tutti是一名建筑师,米周在外企工作,这座城市给了他们施展才华的空间,上海早已成了他们第二个家。

  婚礼被推迟后,米周和tutti一起做起了志愿者,洁白的婚纱被同样洁白的防护服所取代,他们遇到一位急需透析的邻居,几经周折,成功把他送到了医院。

  照片在小区的群里流传开以后,tutti和米周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有人送来了柚子,说新婚送柚子是家乡一种特别的习俗。社区咖啡店老板看到以后,给他们闪送咖啡豆和可乐。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家门口堆满了小区居民送来的礼物,红酒、薯片、水果、咖啡、巧克力,这些在疫情期间弥足珍贵的礼物,让tutti感到,其中蕴藏着,平时无法体验到的祝福。

  米周和tutti计划,疫情过去之后,他们要补办一场婚礼,将疫情期间缺失的浪漫与仪式感弥补回来。然后是一场蜜月旅行,再然后,他们回到上海,希望沿着大街小巷去骑行,去紧紧地抓住还残留在空气中的春天的气息。

  陈波有时会在路上反复地想。从他开始在上海送快递到现在,9年了,这是**次见到如此空荡的街道。

  陈波是一名顺丰快递小哥,也是在疫情期间仍需要奔波在路上的无数保供人员之一。他每天满载着来自上海蔬菜集团、生鲜超市、唯品会等平台提供的保供套餐,在上海每天驱驰数百公里,一个多月,天天如此。

  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却长期一个人在上海打拼。每天早晨六点半,陈波准时起床,然后开车去装货,快递小哥特有的谨慎与细致在他身上展现地淋漓尽致,陈波一般会核对至少两遍他的配送清单——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有时候一包奶粉,就是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

  日均三、四百公里的行程,意味着陈波需要驾车跨越上海大部分区,一天下来,只在早上登车前与夜晚七八点回程后才能吃上饭。吃饭还不是他*头疼的事情,开车运送物资,时间一分钟都耽误不起,长时间在路上,公共洗手间都封闭了,去厕所就成了烦。陈波有时候不得不减少饮水,一直坚持到开车返回的那一刻。

  他怀念那个充满烟火气的上海。他和他的快递车,一起在上海街头开过了春天。陈波期待着夏天,上海恢复成过去的人声鼎沸,他也可以不再如此拼命。他准备回一趟老家,把这一个多月的奋战经历和故事一起打包,讲给妻子和孩子听。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